背靠大树未必好乘凉金融壹帐通有本难念的经

  一直以来,平安集团就是国内金融大财团的代名词。头顶世界500强的荣耀光环,平安集团也在金融版图的布局上开疆拓土。作为行业独角兽,平安集团的触角也伸向了最前沿的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科技领域。而金融壹帐通就是该类布局的代表性产品。

  近日,金融壹帐通(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及半年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金融壹帐通第二季度总营收保持在25%的增幅,自去年同期的7.74亿元增长至9.68亿元。

  不过,与此同时,金融壹帐通也呈现出了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数据显示,该季度经营亏损为3.95亿元,较去年同期3.61亿元略有扩大趋势;而且,利润率较去年同期也有超过5%的缩减。由此带来的,也是股东净亏损也随之扩大。

  据了解,金融壹帐通是平安集团旗下的公司,基于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提供金融科技产品。其一度也被视为是平安集团由传统金融机构转型新型数据化、科技化金融战略的落地性产品。通过上述营收、利润数据不难看出,即使是背靠金融财团,金融壹帐通的经营也并非顺风顺水,甚至一度陷入连年亏损的尴尬之中,有些尾大不掉,甚至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金融壹账通是平安集团旗下金融科技服务公司,一度被视为是平安孵化的四家“独角兽”企业之一。因此,也有人将其形容为平安集团的亲儿子。

  也正因为如此,金融壹账通始终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对平安集团的依赖不言而喻。据了解,尽管其营收一直在增长,却因为收入过多依赖平安系而饱受诟病。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2021年上半年,金融壹账通来自平安集团及陆金所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71%、64%、56%、63%、65%。由此可见,平安系公司的关联业务,在金融壹账通的营收上甚至超过半壁江山。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以来,金融壹账通连续多年亏损,甚至净亏损已累计超过54亿元。其中,是研发投入、销售费用、一般管理费用的高额投入,让其入不敷出。

  「于见专栏」注意到,自2017年开始,金融壹账通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均超过30%,有些年份甚至逼近40%,时至2021年上半年,研发投入占比36%,研发上的总投入,已经超过38亿元。不过,相比其它同行业企业的研发投入,金融壹账通与之相当。

  而导致其长期亏损的,还有其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及一般管理费用”,据了解,自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金融壹账通在此项花销了13.92亿元、16.64亿元和6.84亿元,这远超当期研发费用的支出。

  尽管其高额的研发投入,也带来了专利数量的一定攀升,但是投入产出不成正比已成为其常态,因此投资者也十分明智。与之对应的,也是金融壹账通的市值一再缩水,股价甚至从上市之初的10美元以上,跌至如今的不足5美元,市值已经腰斩。而与其股价峰值相比,更是跌去了近80%。

  据观察,金融壹账通盈利状况不济与市值接连缩水,除了研发、营销、管理等投入过大外,还有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尽管金融壹账通亏损连年扩大,但是依然在逆势加大国际化布局。例如,在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壹账通的各项支出依然没有缩减倾向,而是在国际化布局上加速布局。此时,金融壹账通先后选择了印尼、阿布扎比的两个试验性项目落地。其此举也打破了人们对于金融壹账通过往谨慎、保守的固有认知,认为其过于激进。

  要知道,彼时国内疫情处于爆发期,国外形势也正在变得严峻。其此时斥巨资远赴中东、印尼设厂,加大投入的必要性有多大?此举也遭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质疑。

  其次,盈利模式遇到瓶颈,转型迫在眉睫。据了解,金融壹账通早期的业务收入,主要分为初装业务、业务发起服务、风险管理服务、运营支持服务、云服务和实施后支持服务。

  早期,该类业务的营收贡献甚至一度占比超过70%。不过,随着其业务转型,该部分的业务的收入占比直线年第一季度,已经降低至14%。招股书显示,壹账通的主营业务是为保险、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服务,从金融机构的客户数量来说,当时其共有3700多家客户,这也意味着,国内的主流银行基本被金融壹账通收入囊中。

  不过,尽管如此,金融壹账通依然难逃亏损的厄运。对以上业务作简要的说明的话,可以分成两大块——即初装收入和交易运营收入。前者是在前期为客户建设金融平台,后者是平台建成后的日常运营服务。这方面的收入是可想而知的。因此其也在拓展移动银行业务。

  据了解,该业务则因为金融壹账通为金融科技公司,不具备房贷资质,因此只能撮合资金方和借贷需求方,成为以助贷服务为主的平台。然而,助贷业务已经成为金融一账通的沉重包袱。2017-2019年,该部分的营业亏损额有逐年加大趋势。分别为8.90亿元、11.14亿元、17.01亿元。尽管2020年开始,壹账通逐步削弱了助贷业务在其营收贡献中的分量,亏损开始下降。但是其助贷模式能走多远,能赚多少钱还是一个未知数。

  「于见专栏」了解到,金融壹账通的“助贷模式”经历的两个阶段,分别是提供担保兜底的撮合模式和引入保险机构为借款人提供信用保证保险的撮合模式。但是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与风险。

  一方面兜底式助贷业务开始仅一年,整体坏账率居高不下,而随着监管部门对担保模式进行尽职,金融一账通也不得不引入保险公司,转向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实现助贷业务运转。

  另一方面,其获客模式也遭遇瓶颈。除了其旗下一款名为壹佳客APP的网络贷款平台,线下中介也是其客户来源之一。不过,这样的模式面临着中介资质难以保证、客户可能被中介误导缴纳“保证金”等违法违规行为,而带来品牌信任危机。

  与此同时,尽管壹账通将兜底风险转移到了保险机构身上,但当整个信用市场出现恶化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作为中间环节的壹账通也难以规避金融坏账带来的巨大风险。

  此前,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业务因为出现了大幅亏损紧急刹车,其中涉及与玖富数科的未偿费用高达23亿元,而当中的撮合方正是金融壹账通,陷入巨额坏账之中的金融壹账通,自然难以幸免于难,因此转型也成为了其被逼无奈的选择。

  上市公司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很多人的神经。金融壹账通连年出现巨额亏损,也让其高管团队变动频繁。去年中,中国平安旗下金融壹账通(NYSE:OCFT) 在纽交所发布公告称,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邱寒因个人原因辞职。

  据了解,邱寒辞职前担任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香港开码直播开奖,金融壹账通零售前CEO,其在官网高管排名中仅次于金融壹账通董事长兼CEO叶望春、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陈蓉。

  其在金融壹账通的高管地位可见一斑。尽管平安一账通对外宣称邱寒女士辞人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但是其高管频繁离职事件的影响却从未间断。

  此前,金融壹账通首席风控官高帆、首席战略官戴可相继辞职。今年3月,网上又爆出CFO罗伟杰已经向公司提出离职。通过相关资料了解,邱寒的离职或许早有端倪。2019年11月,邱寒就卸下金融壹账通零售CEO的职位,接替者是孙家春。而已经离职的邱寒与CFO罗伟杰均在四十岁左右,也是彼时金融一账通最年轻的高管。他们的相继离职,对于金融一账通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据了解,在金融一账通进行内部调整后,随之而来将会是公司因成本削减而带来的人员精简。此举也被视为公司支出成本过高,公司经营持续亏损的原因之一。因此,缩减编制无疑也是金融一账通断臂求生之举,高管离职带来业绩波动也几乎成了必然。

  有业内人士认为,公司创始团队和早期投资者将迎来解禁期,是高管相继离职的原因之一。不过,金融壹账通尚未盈利赚钱,创始人团队虽然尚且年轻,却几乎都选择了金蝉脱壳。

  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并不看好金融一账通的未来发展。因此,外界的唱衰也不如道理。此时的金融壹账通,可能也早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失去核心高管团队的金融壹账通,未来也必然面临凶险。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金融壹账通背靠的平安集团,毫无疑问是一颗大树,但是由于金融壹账通自创立以来,金融壹账通一直没有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而兜兜转转。虽然其早年借助平台集团这个大财团、借助二级资本市场,也赢得了一定的市场。但是至今,其依然没有向投资者证明,其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逐年的亏损,也像是悬在其头顶的达摩利斯之剑,带来的风险恐怕也是无法估量的。或许,金融壹账通扭转乾坤的金钥匙在于,跑通模式,建立更加健康的财务模型。从这个角度分析,金融壹账通节衣缩食、精兵简政的策略,不失为是短期的一条道路。但是与此同时,也可能会因为其保守与谨慎,而错失新时代更多的机遇。

  可以预见,几经转型的金融壹账通,倘若能找准自己的位置,真正在平安集团的资源赋能与持续输血之下,找到一条独立自主、快速前进的方向,“断奶”与发展壮大也指日可待。返回搜狐,精准一肖一码中特。查看更多